劲飞欲烧毁1500万假紫檀,揭露“害群之马”为紫檀正名

2014-12-10

2014年岁末将至,当红木市场年终盘点时,本年度业内最引人瞩目的“话题王”当属紫檀。201417月份,不少业界重量级人物通过媒体呼吁“弘扬紫檀文化”“重树紫檀霸主地位”,劲飞并率先推出“紫檀文化月”;下半年10月刚过,媒体就陆续曝光“福建仙游原材料经销商陈加辉售给北京劲飞红木1500万假紫檀”事件。乍看起来一正一负两事件出发点不同,落脚点却相似,前者站在产业发展高度,呼吁业界和消费者应给予“木中之王”紫檀应有的历史地位;后者媒体通过报道揭假,买方欲烧毁1500万假紫檀的方式,呼吁执法部门主持公道,净化红木原材料市场,引发了公众的广泛关注!

这个注定要成为红木行业本年度最大的新闻事件尚未“尘埃落定”,媒体的后续报道还将披露多少内幕与积弊?买方以“壮士断腕”的方式拒绝假料,又将给行业带来哪些建设性新思维?125日,记者在北京昌平回龙观劲飞文化艺术珍藏馆采访了假紫檀受害方——劲飞红木创始人吴新建先生。

 

烧毁1500万假紫檀,捍卫紫檀历史上的纯正地位

  谈及买到假紫檀材料,吴新建说:“非常痛心,这不仅是对一个企业的损害,也是对整个行业的损害。”对于“若退货不成,要将1500万假紫檀在公众前面付之一炬”的传闻,吴新建表示,除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外,更重要的在于净化紫檀原材料市场,让法律警示售假者,此举与劲飞红木和业界人士近年来力推“紫檀文化”的宗旨相一致。

  “紫檀历来被视为‘木中之王’,在历史上身价之高贵不言而喻。然而,海南黄花梨因材质名贵稀有,近年来一飞冲天;大红酸枝(交趾黄檀)因去年CITES公约升级,价格也直线上升。唯有紫檀近几年一直处于徘徊状态,不上不下,身价尴尬。”吴新建分析认为,紫檀之所以没有在当代红木家具市场获得与其历史文化身份对应的地位和价值,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近年来,在红木市场主流向好的同时,仍不乏有人为谋取高额利润,利用与紫檀相似的名称混淆视听,以似是而非的其他木材冒充小叶紫檀,或通过人为作假手段指鹿为马,给消费者购买和收藏带来困扰。吴新建重申了当前市场上几种易与紫檀混淆的材料:

  一是“大叶紫檀”即卢氏黑黄檀,产于马达加斯加,在木性和品质上与小叶紫檀有本质区别,小叶紫檀为紫檀属的檀香紫檀,大叶紫檀为黄檀属的黑酸枝。小叶紫檀好料每吨近200万元,大叶紫檀则20万元左右。该材料上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曾被误为小叶紫檀,后经行业实践辨识和科学检测,最终还原其身份为卢氏黑黄檀,是黑酸枝的一种。

  二是科檀,即科特迪瓦榄仁木,一种极易与檀香紫檀混淆的木材。此木料与檀香紫檀也有相似之处,区别为颜色偏淡黄色,条纹较多,材质比檀香紫檀脆。目前价格在每吨12万元之间。

  三是阔变豆,别名又叫南美白酸枝,其主要生长地点在墨西哥,巴西以及苏里南等国家地区,隶属碟形花科阔变豆属,心材具有黑色或红紫色条纹。在外观颜色方面有很多相似,这也是阔变豆能假冒紫檀的一个原因。

  四是近两年大量出现的血檀,即变色紫檀或者染料紫檀。它有多个产地,如赞比亚、坦桑尼亚、安哥拉等地。血檀颜色深红,纹理通直,有些材料表面附有类似牛毛纹的细小纹理,光泽度较好,无特殊气味,适用于雕刻题材作品。因为血檀与紫檀的材质外观存在一定的相似度,某些密度大色泽深的血檀很容易被当成小叶紫檀,目前价格在每吨2万元左右。由于进入国内时间较短,人们对其认识不够,很容易对人造成蒙骗。

 

烧毁假紫檀以明志,恪守劲飞企业诚信与良心

  记者调查发现,劲飞购买到的材料中大部分“假紫檀”在业内被称作“血檀”。回顾假紫檀事件始末,材料商陈加辉将紫檀与血檀掺混出售,由于近20吨共约140多根料,数量多,致使买方不可能一根根验货,让其钻了空子,但是在第二关吴新建将进料的木样送到中国林科院检验,“双保险”发挥了作用让假货原形毕露。

  对于吴新建买到假材料,不少业内人士纷纷站出来为其鸣不平,其中南方某著名红木家具产区一位老红木人匿名接受采访说:“以吴老板从业近20年的经验,一般在买材料上是不会受骗的,这次与其说是他看走了眼,不如说是对方人为作假手段太高明,我曾在今年7月去北京看了那批假料,现在想起来就不寒而栗。因为血檀大量进入中国不久,许多人还很陌生,另外有人还会在交易之前以德国进口机器通过去皮、上色、定型等手段加工处理,交易时如果换了是我买,我也分辨不出来的,因为根本不会想到,也无从提防。但据经历过的人讲,这种处理有个致命弱点,就是交易后23个月破绽就会出来,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款一般都已经支付了。”

  鉴于目前红木原材料行业交易不太规范,木材交易方式相对原始,以科学检测结果为准,劲飞方要求对方退货,未获同意,目前正在上诉中。吴新建表示,若最终不能退货,就坚决烧毁这批“假紫檀”,决不让其继续在市场流通。

  懂行者知道,以近年紫檀木料平均行情来看,好料的价钱一直在每吨100万元至200万元左右浮动。而冒充紫檀的“血檀”价格变动区间却在2万元至5万元内。这样,材料商以“血檀”当紫檀卖,能牟取上百倍暴利。生产厂家若知假买假售假,则会大幅降低用料成本,同样能赚取暴利。但吴新建表示,劲飞是诚信企业,只赚取合法合理的利润,为恪守企业诚信与良心,宁愿损失1500万,也绝不会将这批假材料再转手卖给下一家,或者做成家具坑害消费者。

 

1500万假紫檀无处遁形,倒逼材料市场还“血檀”真面目

  红木家具行业近年来飞速发展,相关管理方不断出台措施规范市场,但仍被消费者称为“水太深”,虽然近十几年来,一些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相继制定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乱像,但原材料售假仍然存在。尤其是每当有一种新材料进入市场时,往往会被不法商家盯上,借助于傍名贵木材指鹿为马谋取暴利,扰乱市场秩序。

  劲飞红木为给消费打造一个诚信的市场环境,近年来做了不少努力。在家具选材上,吴新建经常亲自深入一线,去越南、老挝、泰国等地挑选原材料,每次进料,都由他亲自把关,在原料源头保证真材实料。同时按期将进料木样送到中国林科院检验,得出准确结论后再用于家具生产,这相当于给红木原材料加了“双保险”。在销售环节,无论是小叶紫檀、卢氏黑黄檀、香枝木、紫属花梨木还是酸枝木,劲飞都严格按新国标“产品质量明示卡”去标注。让消费者可以根据明示卡选择相应档次的红木家具,做到“一分价钱一分货”。

  对于古典家具行业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的新材料,吴新建持包容欢迎态度,他认为对各种新材料来说“天生我材必有用”,有利于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就这次假紫檀事件而言,错的不是木头,而是人,是不法材料商以假乱真。做为诚信企业的掌舵者,他绝对不会容忍欺诈与售假。由于血檀属于新引进国内的木材,与紫檀的材质外观存在一定相似度,行业对其了解不多,这在客观上为其冒充小叶紫檀提供了可乘之机;再加上不少谋利者误导性地在互联网上传播南京林业大学木材研究所《权威:赞比亚血檀鉴定结果与小叶紫檀完全一致》文章,制造舆论混淆视听:“血檀的技术参数完全符合紫檀木类标准,而且是除了檀香紫檀之外,目前唯一能够符合紫檀木类条件的树种。”误导者借此在红木行业欺骗性、无道德底线地上演着现实版的“指鹿为马”。

“血檀是血檀,紫檀是紫檀,要实事求是,绝不能张冠李戴。我有必要重申:血檀本身是没有错的,错的是拿血檀欺骗厂家与消费者谋取高额利润的这种不道德商业行为。”吴新建掷地有声地说:“鉴于血檀目前已经被不法商家绑架,劲飞若能通过烧毁1500万假紫檀,唤醒售假者良心发现,唤来法律的公平与正义,促成政府执法部门加大对售假的处罚力度,并倒逼行业还原血檀的真实面貌,即便有千险万阻,我们也义无反顾,在所不惜!” 文/北岳、邓华